随笔:回顾 2017

翻了翻 2017 年写的博客,总共也没几篇。再看看去年、前年,都有写总结全年的随笔,今年也不能少。

2017 年对我来说,核心词应该是“变”。变,变化,拥抱变化。从 4 月从猎豹离职,到加入美团后不停面对人员变动,“变”充满了我的生活。想想这一年,总体还是比较平淡,不如 16 年那么波澜,但也有许多值得回忆的地方。正好借这篇随笔,回顾下我的 2017,也畅想下 2018。

1-2月:年会&春节

16 年底,公司公布了年会地点:上海迪士尼乐园。第一反应:好幼稚,不想去。第二反应:咦,开完年会直接回家。于是,我开始憧憬起了年会。

1 月,到了每年总结的时候。感觉整个 1 月都在各种准备总结材料,既有个人总结,也有团队总结。现在翻翻当时整理的流程图、PPT,不经感叹 16 年就半年,还是做了挺多东西的:NR Spark 公众号项目、Monkey 自动化、UI 自动化、LeakCanary 平台搭建及维护、STF 维护等等,也算是挺有成就感。当然,最后的绩效也不错,算是对 16 年的肯定。

后来就是各种聚餐,NR Spark 项目组聚了一次、测试部聚了一次、新闻组又聚了一次,当时还被关老板吐槽到处蹭吃蹭喝(因为我们组就我多参加了 NR Spark 项目组的聚餐)。测试部聚餐的同时也算是部门小年会,还搞了个抽奖,没想到我还中了 500 块。最让我没想到的是,一向穷得叮当响的测试部,抽奖竟然直接抽现金,没抽中的普照奖竟然是 100 块。

再之后,就到了年会。公司包了两辆高铁,把北京的一千大几百人送到了上海。第一天在梅赛德斯奔驰馆开了年会,会上还抽中了幸运奖:行李箱一个(中奖率挺高,貌似有 25%)。当天晚上,公司给每人发了 500 块糯米券,于是我们就在附近找了家日料店,吃了顿丰盛的晚餐。第二天就是迪士尼乐园一日游了。因为我表弟正好放假,也想去迪士尼乐园看看,我爸妈和小姨也想着一块儿玩玩,正好晚上可以一起开车带着我回家。但毕竟是公司年会,我最后还是选择和同事一起。玩了一天,发现迪士尼乐园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,特别是“飞越地平线”,虽然排队排了一个多小时,但还是值得的。

游完迪士尼,我就跟爸妈回家了,同事们第二天回北京,然后就开始春节假期了。




3-5月:再见&你好

过完春节,很快就到了三月。这个月,工资涨了,磊哥离职了,NR Spark 项目终止了。

涨工资是预料到的,毕竟绩效还不错,涨幅其实也不低,但毕竟毕业时给的工资太低,心里其实还不是很高兴。

磊哥比我早一届,和我关系也不错,和另外几个同事平时一起吃饭、散步,偶尔还聚聚。磊哥离职算是意料之中,只是没想到这么早。关老板可能受的影响最大,毕竟损失一员大将。

随之而来的,是 NR Spark 项目的终止。项目终止前,大家虽有察觉,但都认为是需要转型。我还记得当时天颖(产品经理)去日本旅游了一周,回来第二天就向我们宣告了这个消息。后来才知道,天颖早就知道项目的结局,所以提前出去散散心。

NR Spark 项目组终止后,前端转去做别的项目,后端和产品转去做视频产品,我则是有两个选择:接手磊哥的工作(NR iOS 的测试),或者加入 Atlas 团队(一个内部平台)。从自己的角度,其实我哪个都不太想去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。

也就是这一刻起,我有了跑路的念想。当然,跑路的原因也不只是这个,一个是觉得猎豹加班太严重,一个也是不太喜欢猎豹的决策者总是喜欢模仿别人。于是乎,3月底,清明前,我请了两天假,开始面试。

当时收到 3 家的面试邀请:美团、知乎、网易,除了美团是合租同学党大佬内推,剩余两个是自己在拉勾网投的。第一天上午面的美团,一面、二面都还顺利,三面因为面试官时间问题约到了第二天上午。第一天下午面的网易,还记得当时刚面完美团特别困,坐地铁一个多小时到达西三旗,上来就是一套六七页的笔试题,当时差点就放弃走人了。幸好笔试题都是我熟悉的东西:基本的测试知识、UI自动化、接口自动化等。笔试完面了三轮,前两轮都很顺利,第三轮总监面被难住了,但并没挂。当时为了一天面完,我坚持等 HR 面,最后认为应该是稳了。第二天本来是上午面知乎,但因为美团三面只能放弃,三面和网易一样是总监面,也被难住了,不过面完后,面试官加了我的微信,感觉是没什么问题了。后来问了下党大佬,说是过了,等流程。

4月,前后收到了网易和美团的 offer,薪资差不多,都挺满意。考虑到网易面的部门(乐得)即将独立,就婉拒了 HR,没想到的是,HR 竟然反馈说面试结果很好,希望换个部门挽留。但考虑再三,还是选择了去美团,一来是离住的地方近,二来是有同学在。

正式确定了 offer 后,就是提离职的时候了。还记得那天,关老板一直不在,我就给他发了个 QQ,问了句:关老板在吗,我有事想找你聊聊。关老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回了句:卧槽,不会是要离职吧?当天,因为关老板家里装修没来,就让青哥找我聊下。当我把我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告诉青哥后,青哥表示了理解,也没做过多挽留。第二天,关老板也找我单独聊了下,我知道他很想留我,但我的理由确实也很充足。离职过程非常顺利,因为 NR Spark 项目已经结束,没有需要交接的,主要也就是把 LeakCanary、Monkey 自动化和 STF 维护工作进行整理和交接。最后总监也没找我聊,关老板说因为我的想法太坚决,也没有聊的必要了。于是,4 月 21 日这天,成了我的 last day。


休息了两三天,我就入职了美团,开启了新的篇章。刚来一周,恰好是五一劳动节后,正好赶上团建,和团队的小伙伴们去了趟九渡。

一切似乎很美好,然而迎接我的,却是不断的变动……

6-12月:拥抱变化

来到美团后,因为我在的部门负责商家端,很多逻辑比想象中要复杂,熟悉业务花了非常长的时间。但是就在这时,第一个变动发生了:花花要转岗了。花花是之前负责商家自助测试的 QA,也就是和我搭档的同事。当时我才刚入职一个多月,业务才接触了很少的一部分,并且即将有个重构的需求。一时间,仿佛一个沉重的担子突然压在了身上。

花花刚转走,就同时有两个需求等着测试,而且哪个都不接受延期。可是需求的时候和新人入职的时间并不能衔接上,而且新人也不可能刚一入职就马上接需求测试。经过雪姐(我的直属 leader)的协调,最终双方都做了让步。但是,这位新人最初是给另一个业务线招的,也就注定了只会在这边停留一段时间。果然,一个多月后,又招到了新人,又得做一次交接。虽然和我没什么太大关系,但帮助新人了解业务确实挺耗精力,前一位才合作一个多月,好不容易可以各自接需求,又得重来一次。

转眼间就 8 月了,恰逢新人刚来没多久,重构需求还在进行中,研发的 leader 宣布要转岗了。一时间,我又懵了,甚至可以说是心态炸了。因为花花走后,很多逻辑我不了解,只能找研发,而研发的 leader 呆的时间最久,也给了我很多帮助。她这一走,一是很多事没人解决,二是研发那边也乱了阵脚(大部分都是新人,连新来的 leader 都是新人)。然而,一切都迟早要面对,我也只能默默接受这个现实。

从这之后,仿佛再有人变动,都已经习以为常。10 月,我们的大 leader,也就是当时我的三面面试官海亮,宣布离职。他离职的原因和大部分人都不同,因为他财务自由了。当时经常听他谈起投资的事,后来想想应该是炒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赚到了不少。

再之后,12 月,雪姐也转岗了。走之前,我向她表露了明年我有离开的想法,她也给我了一些建议。因为这大半年,不断的变动让我心力交瘁,自助这边的需求也是源源不断,很多说实话也没什么实际作用,还不停地重构。本来我的想法是等明年晋升完后,再决定是留下、转岗还是离职,没想到雪姐先走一步,所以才和她袒露心声。不过也是有好消息的,就是这大半年,我的所作所为还是被她看在眼里的,所以她走之前给了我一个不错的绩效,并且对我明年晋升做了些指导和规划。

2018,路在何方

2018,该何去何从,很迷茫。是去是留,还得一步一步来。希望能有一个好的结果。

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,欢迎打赏。